当场,宋三喜挥了挥手,叫护士离开,没叫她,不要进来。

护士有些疑惑,但还是出去了。

这边,林洛娇不自觉的,站起来,护到了宋三喜那边。

她害怕,岳少云的手下,又对宋三喜动手。

岳少云戴着墨镜,个子不太高,但气势很足。

白·皙的脸上,一抹冷笑,在对面坐了下来。

身后,两个手下陪着,把场子拉得很足。

宋三喜看得出来,有一个手下,是被他干翻过的,那鼻子,现在还有点青肿。

岳少云几乎无视了林洛娇,直盯着宋三喜,“我来,是看一看,你这个让我前妻着迷的男人,说一声再见。

顺便,请你们放心,我的女儿,一定会受到最好的照顾,包括生活、教育。

林洛娇眼泪在眼睛里打着转,凄叫道:“岳少云,你别瞎说,我和三喜哥清清白白的。

你不能把我们母女分开。

求你了,把月月和虹虹还给我!”

岳少云淡冷的说:“母爱,已经给够了。

父爱,她们还需要。

所以,我不能还给你。

洛娇,物是人非,我们已非当年的我们了。

我害过你,也爱过你,但都是往事了。

看到宋三喜,我还是很满意的,呵呵”

他笑了,直盯着宋三喜,“兄弟,喝多了的情况下,倒也挺能打啊,我欣赏。

现在,我要回去了。

孩子们,已经在国外,生活的很好。

你,也离了婚,我这前妻也不差,希望你能照顾好她。

她喜欢你,为你的事业,在不断的加班,拼命,我特么都有些忌妒了。

林洛娇听的又气又急,又伤心,没想到自己的亡夫,会说出这些话来。

宋三喜淡道:“岳少云,不要东说西说了。

我知道,你活着,一定别有原因。

你混成这样子,而且敢来医院,说明你并不怕不能脱身。

你,一定有正当的身份了。

但是”

“嗯?”岳少云眉头一扬,有股疯狂般的气势,“但是什么?”

宋三喜直盯着对方,“如果,让我知道,你对不起月月和虹虹,我一定不会对你客气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