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2章

这种迎·合的态度,发乎于情,真诚的很。

程映雪听着都有点无奈,“三喜啊,这事儿吧,我觉得,能不运动,就不运动吧,免得你体质太爆炸了,痛苦更多。你擅长中医,其实也可以从这方面突破的。”

宋三喜道:“中医讲究温补强壮之术,也没有个减弱的先例。倒有压亢的方子,但并没有用。我自己把脉,感觉一切非常康健,真没法给自己下药了。”

程映雪沉默,思索了一下,“那就,等我回来,我们考虑一下神经切除术吧!”

宋三喜还是惊了一跳,“这个”

褚艳都跳起来了,叫道:“雪导,不可以,不可以的!风险太大了啊!”

程映雪说:“回头再议吧!这种神经切除术,我还没有进行人·体试验过,到时候,请教一下我的老师再说。”

挂了电话后,程映雪都无可奈何的摇头苦笑了好久

而褚艳一边吃饭,一边哭笑不得的说:“三喜哥,你怕不怕神经切除术?”

宋三喜一脸平静了,“这种类型的手术,我做过,但不是给这种东西做。我自己切自己,真没法切。切的好的话,还真可能解决问题。切不好的话,有个笑话,听不听?”

“三喜哥最幽默啦,你讲呀!”

宋三喜点点头,说:“从前啊,有个太监。”

说完,他低头吃饭,吃相继续优雅。

褚艳听了一半,赶紧道:“下面呢?三喜哥你接着讲啊,下面呢?”

“下面没有了。”

宋三喜淡淡的来了句。

拿纸巾,抹了抹嘴,掏出烟来,点上。

褚艳领悟了半天,终于扑吃笑出声来。

差点,喷饭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