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章

骆军也是一脸黑,全身一股正义怒火似的。

“妈的,你这个败家子真是败疯了啊!连房子、老婆都可以输!赌博,就真那么吸引你吗?信不信我以涉赌的名义,把你拘回去?”

宋三喜脸色严肃,道:

“两位警官,以前的宋三喜已经死了。”

“我已经是另一个宋三喜了。我可怜的老婆孩子,也给了我改过自新的机会。”

“所以,请两位明察。我的妻子是无辜的,清白的。黄长勇,才是应该被查的人。昨晚,只是害怕他的势力,我们才不敢报警。”

“如果拘我,可以。但,黄长勇同样涉赌,能否相同对待?”

李蕊阳和骆军哑口无言。

黄长勇是什么来头,他们不敢!

李蕊阳沉道:“宋三喜,你变化挺大啊,还学会辩论了!昨天晚上,事发之时,你在哪里?”

“给女儿送新衣物鞋袜去了。大姐、大姐夫都可以作证。”

“好!你说你炒股赚了钱,谁可以作证?”

李蕊阳的语气,有点咄咄逼人。

“李警官,在黄长勇的案件上,我没有涉嫌犯罪,您不可以让我举证。”

“嘿,你还真能辩啊!开始懂法律了?”骆军冷着脸,一指门口方向,“门外的血迹,是谁清理的?有邻居看见,是你!怎么解释?”

宋三喜淡道:“我回家来后,黄长勇等人已经不在我家了。我的妻子,在床上安睡。门外的血迹很多,出于公心,我不想邻居们早上起来,碰见这不吉利的东西,于是清理了。天黑,没清理仔细。两位警官明察秋毫,我很佩服。”

“如果你们怀疑我行凶的话,真的就没有任何道理了。问问邻居,问问我老婆,再问问我大姐夫,这些年,我宋三喜打架,什么时候打赢过?李蕊阳,你处理我那么多次,什么时候我打赢过?”

李蕊阳冷道:“你还好意思说?你就只能打赢你老婆,打赢你女儿!”

宋三喜深吸一口气,看着怀里的苏有容,“以后,我再也不会打了。好好做个人。”

苏有容很难受,手揪着宋三喜的腰,想用力,又不敢。

芳心的怨念,还是很深。

李蕊阳冷眼道:“人渣,希望你能说话算话。有你这样的同学,我真是感觉耻辱。以后,我再听说你打女人打孩子,非治了你不可!苏有容,他要是再欺负你,给我电话。”

说罢,她还丢了一张名片在餐桌上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