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

“啊这……这位女士,您是谁?您要干什么?请您自重……”

一个白花花的女人爬上床来,宋三喜睁眼大叫。

女人年轻白·皙,漂亮,凹凸·起伏。

表情麻木,平躺下来,把自己摆成了大字。

这造型,惊人。

宋三喜缩了缩身体,扭头,空中推手:“您别这样……”

“我不这样,你不得打死我?上来!”

“我……为什么要上来?”

“你喝醉了,不是喜欢回家就开灯糟贱人的吗?今天晚上装什么正经啊?”女人凄然可怜,热泪滚滚。

“胡说!我宋三喜怎么可能……是那样的人?”

宋三喜翻下床,胃里翻腾。

赶紧奔出去,冲进厕所一阵呕吐,放水狠狠冲洗着脸。

自来水冰冷刺骨,瞬间清醒。

“我这是……”

宋三喜看着镜子里,陌生的脸。

不修边福,胡子拉渣,喷鼻子酒气,邋遢的醉鬼。

“这不是我……我这是……”

一阵眩晕,记忆慢慢融合……

公海游轮上,一场世界级豪赌,他赢下百亿美金,实时到帐。

但是,遭人暗算,游轮爆炸,他死了。

尸体火化当天,他的未婚妻,哭的死去活来,数度晕厥。

而他,重生了!

2010年冬,坐标中海市,老家,一个同样叫宋三喜的人。

老婆叫苏有容,女儿甜甜,四岁。

这个宋三喜,吃喝嫖赌抽,五毒俱全。

逢赌必输。

输掉几百万现金,十套房,一座别墅,三台车,父母留下的家业,彻底败光。

喝酒必醉,回家就发疯,摔东西,打老婆打孩子。

还必须开着灯过生活,苏有容必须像刚才那样。

要不然,往死里打。

偏偏,这家伙患有重度亢·奋症,醉酒后长时间不平静。

苏有容被折磨的死去活来,生不如死。

嫁给宋三喜,就没一天安宁日子。

要不是因为女儿甜甜,早跟这个人渣同归于尽了。

有钱的时候,宋三喜经常不回家,跟些野女人厮混。

后来没钱了,回家找苏有容,不给就又打又骂,连女儿也不放过。

前阵子,最后这一套两居的老房子,也让宋三喜输了。

明天,人家说了要来拿房产证,不给也行,玩苏有容一个月。

这个出了名的大美人,惦记她的人,不要太多。

这家伙竟然答应了。

反正,妻子跟尸体似的,只要房子留着,抵押贷款还能赌一阵。

赌,像他的毒瘾一样。

两天不赌,浑身难受。

今天下午,又把苏有容身上仅有的500块都抢了,输了个精光,倒欠人2000块。

一场大醉后,回家脱光了躺到床上时,他已经醉死了。

“我,宋三喜,怎么会重生到这种垃圾身上?他,对得起这个名字吗?”

宋三喜狠掐了一把大腿,出了血,疼!

重生,是真的。

他内心郁闷,自己可是绝世牌王。

顶流大亨,教父级人物。

人脉、赌技、修养、气质、身手实力,这具身体的前主人,哪一点赶得上?

想想心爱的未婚妻,自己中海孤儿院出身,她陪着经历了多少年风雨磨难。

说好了赢最后一把,便带她荣归中海,退隐,结婚,生子,安度余生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