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蒙也是满脸震撼,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。

他惊疑不定的望着陈宁:“你这是认真的吗?”

陈宁冷淡的道:“你看我像在看你开玩笑?”

狂妄!

真是太狂妄了!

西蒙觉得他作为鹰国大公,却不把华夏君主放在眼里,这已经是够狂妄了。

可没想到陈宁竟然比他还要狂!

他眯起眼睛,冷笑道:“呵呵,既然陈先生如此自信,那么我就如你所愿。”

“不过希望陈先生不要败得太惨,不然败了之后还要学狗叫,那就真是太没面子了。”

陈宁漠然道:“你还是多担心你颈上那颗狗头吧!”

一句话,瞬间将西蒙气得脸色煞白,气得他浑身发抖。

宋娉婷跟典褚秦雀他们,却忍不住在心底暗暗为陈宁喝彩。

陈宁性格素来低调,并且陈宁当上国主之后,无时无刻都牢记自己身份,牢记自己代表是有着数千年闻名的礼仪之邦。

所以即便在出国访问期间,遇到像西蒙这种反华分子的无礼挑衅,陈宁往往也是以大局为重,能忍便忍,不与对方斤斤计较。

但是眼前这西蒙大公,越来越得寸进尺的言行,已经激怒陈宁。

陈宁心中已经决定要教训此人,甚至摘下此人狗头,让这些所谓的反华势力,知道招惹华夏是什么样的下场。

西蒙望着陈宁那坚毅笃信的眼神,还有陈宁变得认真起来的脸庞。

他心底莫名其妙的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,总有种要倒霉的感觉。

他强行将这些不好的感觉抛之脑后,强行平复心情,沉声道:“既然陈先生你要逞强,那我成全你,等我换战衣,来与你决斗。”

换战衣,决斗!

鹰国贵族之中,自古以来就有一个传统,那就是贵族之间若有什么矛盾,可以通过决斗来解决恩怨。

在鹰国贵族圈子里,因为决斗而死的贵族不在少数。

而且,贵族公开决斗,旁边有人见证,在公平进行的情况下,就算有人在决斗中死亡,法律也是不会追究责任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